山海l

一个萌哒哒的小故事第一话

【壹】
8℃的灰蒙的阴雨中,佐执看着那具躺在地上逐渐变冷的灰蓝尸体,往事真如过眼云烟般在他面前一一浮现。
他曾经的笑容
他的每一个小习惯
他的桀骜不驯、不服输的想坚持陪自己走下去的坚定眼神
一切的一切,终于都在这一刻,断了
再也找不回来了

【貮】
大约是两年前的一个午后,阳光正好,同样是第一次出任务的佐执遇到了他的挚生搭档——铕阑。
他们两都带着不熟的紧张以及想大展雄图的胆识。
“佐执”
“铕阑”
“从此,我们就是搭档了。”

【叁】
面对每一个如同黑洞般险恶的夜晚,他们都将共同度过,一同战斗迎击着攻上堡垒的一个个敌人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两年。
曾经年轻强壮的躯体,早已遍布伤痕,不再复当年初识时的洁白光滑,可是两年来共度的时光,却远比身体上的改变,来得更弥足珍贵。

【肆】
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天,只隐约记得是刚刚开始搭档的那会儿,忍受不住整晚辛苦战斗的铕阑,决定出走了。
思来想去,怎么也不忍心趁着佐执睡着时,不说道别就悄悄离去,决定,还是等早晨出完任务回来后,再行动。
可他完全没有想到,自己深思熟虑,下定了这么久的决心会在佐执惊叹不舍留念的目光中轰然动摇,明明是才刚认识不久的人。

【伍】
出走那天。
是他们刚出完晚上的任务回来,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,佐执才刚坐下检查着刚刚受伤而流血不止的手臂,正将褪去衣饰,不料只听得这样一句:
“我走了。”
就只留下了他一人,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发蒙,自己应该更早一点察觉到的,明明他今天不对劲的地方有那么多。
能吃下一吨食物的他,晚饭只吃了半吨。
衣服也不是穿他日常最喜欢的那件湛蓝色的交领长衫。
最重要的是,刚刚回来的途中,铕阑没有扯着自己的衣袖角,低头数着今天他们一晚战斗的成果。
佐执深深的埋怨着本该第一时间察觉出他不同寻常的自己,慌忙的冲了出去,丝毫不顾还在滴血的手臂。
快!出去!赶快去找到他。
带他回家。

【陆】
自那次铕阑出走,不到五分钟就被找回后,两人就再也没有分开过。
春雨,夏阳,秋风,冬雪。
日复一日的吃饭、睡觉、玩耍、战斗。两年间,每一处地方都发生过他们太多的往事,可以一一回忆。
睡觉前的桌面上,永远都留着一杯水。
为了战斗而从来不敢留长长的指甲。
刚刚所屯购的一大箩筐药品。
那些规划好了的未来,都随着铕阑的突然离去,而变得没有丝毫的意义。
这些事,早已成为了习惯。
再也不用每天烧水备着午夜时分。
再也不用定期修剪手指甲。
再也不能在午夜时分,再看到你。

只留下他来轻抚摸过铕阑胸前巨大暗红伤口,轻轻的抱起这个,这些年早已伤痕累累、疲惫不堪的身体。
这一次,你再也不用离开,我再也不会将你寻回。
我会跟你一起走。
你累了,就好好休息吧。
谢谢这些年,有你陪我共同度过。

【ps: 仅以此短文献给刚刚离我而去,伴随了我两年的角膜塑形镜,谢谢你们将近两年每夜的辛苦付出,谢谢你们为我能看清这个多彩世界而做出的贡献,还有感谢为我出钱的麻麻。】

高考之前拍的衣服终于到了 开心~熊家三本白.!麻麻就在后面看着我不停的拍拍拍 完全不能理解我在干什么(T▽T)